[注册]

当前位置: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 第20180806期

在更高水平上做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作者:王少峰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字数:4727

     

文_王少峰
  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保护好历史文化名城,不仅是对城市历史文脉的延续,更是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弘扬。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视察北京都强调要加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精神,传承好城市历史文脉,切实做到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北京市西城区是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承载区,保护传承和发展好历史文脉意义重大、职责重大。如何在更高水平上做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切实提升区域发展品质,成为当前需要迫切研究的重大课题。

  一、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文化资源特征

  历史文化资源丰富,是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承载区。西城区是北京建城、建都肇始之地,历史上曾是古蓟城、唐幽州、辽南京、金中都的核心地带,元、明、清三朝古都西翼,有着三千余年连绵不断的文化脉络,区域内历史文化遗存丰富,区域内既有著名皇家宫苑,又有诸多名人故居、会馆和宗教场所,这些都是北京文化特色的重要标志。
  历史街区文化浓郁醇厚,是人们安居乐业的生活家园。历史文化街区保留了以四合院、胡同为主要空间形态的完整布局和肌理,也孕育了老北京独特的文化韵味和生活方式。“老字号”遍布其中,被认定为“中华老字号”的企业占全市的46%。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涵盖了文化部公布的非遗保护项目10大类别。这些丰富的文化资源承载了老北京居民传统生活方式,彰显了特有的京味儿文化气息。
  古今文化相融共生,是提升区域发展品质的重要支撑。在城市风貌上,众多历史街区和传统建筑与现代公共文化设施交相辉映。在文化资源上,拥有国家大剧院等演出场所、国家京剧院等文艺表演团体、国家地质博物馆以及中国儿童中心等众多公共文化服务场所,极大地丰富了居民文化生活。在产业形态上,依托历史文化资源和特有的街区风貌,孕育形成金融、科技、文化、商业、旅游等优势产业,发展形成了众多功能街区,为区域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

  二、推进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实践探索

  近年来,西城区坚持以首善标准做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区域发展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
  一是确立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的战略地位。坚持落实首都城市战略定位,将保护好历史文化名城“金名片”作为核心区的重要职责使命。始终坚持“文化兴区”战略,形成了发挥文化资源优势、保护传承历史文脉,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促进城市品质提升的发展思路。2011年成立西城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全面统筹名城保护工作。制定五年专项规划,明确保护工作的指导思想和原则目标,提出了重点项目与保障措施。同时,积极开展片区规划、项目规划,初步形成名城保护规划体系。
  二是构建了以“四名”体系为统领的整体保护格局。探索提出了“名城、名人、名业、名景”工作理念,形成了“四名”工作体系。更加注重保护的整体性,从对单一文物保护拓展为对街区乃至整体城市风貌的保护,从重物的保护拓展为对文和物的共同保护。更加注重文化的生命力,通过实施文物“解放、解危、解读”工程,深入挖掘历史文化遗产“活”的价值,进一步体现了鲜活的文化存在。更加注重保护的全面性,着力处理好名城保护与城市功能优化、居民生活改善、环境形象塑造、产业形态提升、优秀文化传承的关系,着力推进历史文化与现代文明的有机融合。
  三是探索项目带动、试点先行的推进模式。以重点项目来带动和推进小规模渐进式更新改造。结合文物腾退修缮项目,带动周边地区更新改造和整体提升。结合棚户区改造、功能区建设等重大项目,同步做好文物古建腾退修缮和街区改造,实现了文物保护与民生改善、功能品质提升的共赢。以“工匠精神”来建设塑造一批传承历史的精品工程。以中轴线为重点,延续历史文脉,恢复历史景观,保护传统格局,带动历史文化街区的有机更新,塑造了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城市新地标。
  四是嵌入综合精细管理服务。促进业态管控与文化植入相结合。结合不同街区特点制定具体管理办法,推动低端业态治理与特色文化产业植入并举。制定保护和促进“老字号”发展的意见,每年拨付专项资金支持“老字号”创新发展。在保护历史街区风貌和肌理的同时,注重环境景观营造,打造精品胡同,建设文化主题休闲空间、滨水绿道,形成了一批自然与文化完美融合的街区景观。
  五是激发以文化人的发展活力。注重历史资源活化利用,加强整体规划,围绕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艺术馆以及专题博物馆等内容,合理使用好腾退后的文物资源。探索将历史文物用于特色公共文化空间,植入公共服务功能。注重公共服务品质提升。在历史街区启动社区建设、文化复兴等多维度实践,把腾退整理后的院落修复改建为社区公共服务场所,为养老、助残、群众文化活动等提供了更多空间。注重特色文化活动培育。以“四节一日”、非遗演出展示季等活动为载体,开展特色传统文化活动,赋予历史文化街区新的活力。
  六是凝聚政府主导、国企支撑、社会参与的合力。发挥政府在名城保护中的引领、推动作用,加强规划制定、工作统筹、监督管理、资金投入等方面的职责,在重点项目推进中切实发挥统筹协调、推进落实、管理服务的作用。发挥区属国企优势,在老城更新改造中,探索了“功能区建设指挥部+前端公司”的实施模式,推动区属国有企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参与重点项目建设。引导社会公众参与,充分调动专家学者、社会公众参与名城保护的积极性,营造了全社会关心保护、参与保护、监督保护的氛围。

  三、加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对策措施

  一是传承历史文脉。制定文化资源分类保护标准,研究制定文物、保护院落、名人故居、优秀近现代建筑、名木古树的保护利用相关标准,精细化实施方案,为科学保护利用提供依据。建立文物利用导则,以加强文物保护为前提,以文化遗产价值彰显和增值为导向,以服务公众为目的,制定文物分类利用指导意见。探索文化传承“活化”方式,借助专家资源编辑出版文物文献典籍,利用新技术新手段展示、传播历史文化发展脉络。加强对濒危非遗项目及传承人的跟踪走访。深入做好口述历史的收集整理工作。加强基层文化建设,提升“一街一品”、百姓戏剧展演等群众文化活动品牌。积极推进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和配套服务建设,鼓励支持“老字号”创新发展,促进历史文化与居民生活、与现代文明相融共生。打造历史主题城市文化走廊,立足辖区内皇家宫苑、王府私邸、故居会馆、寺观坛庙、民俗市井等丰富的文化资源,深入开展城市设计,增加特色文化标签,把文化节点、历史故事、自然景观有机融合串联起来,打造多条城市文化走廊、名城小道、历史步道,塑造文化名片,让城市处处展现文化风采、体现文化魅力。
  二是推进模式创新。创新疏解模式,试行“平移+市场租”,即保持现有房屋产权面积不变,签约居民可在区内提供的平移安置房内选择居住房源,原有认证居住面积的相应权益不变,超出的面积按市场价收取租金,鼓励有一定经济能力的居民提高居住面积。试行“平移+公租”,即通过一次性补偿,与现有居民解除原租住关系,厘清房屋产权,签约居民可选择在平房区以测算后的合理租金水平租用原有认证居住面积2倍(地面与地下1∶1)的住房,超出部分面积按市场价收取租金,签约居民及其直系亲属可长期租住但不得转租转借。这一方式可以鼓励对老城有着深厚感情的居民在获得补偿的同时,仍以较低成本居住在老城,以期实现既改善居住环境又保持文化传承。试行“容积率转移”,在区内容积率总量控制的基础上,将容积率落实到产权院落单元中。在不突破地区产权面积总量的前提下,通过产权院落之间的容积率转移,实现对院落良好格局的维护与塑造。实行分级分类保护标准,院落分为文保院落、挂牌院落、普查有价值院落和一般性院落,采取相应的院落格局保护要求和容积率控制标准。院落中的建筑分为保留修缮、原址翻修和更新三类。保留修缮类,即保护修缮原有建筑,并可以进行局部更新,但必须严格按照传统材料及传统做法来实施;原址翻修类,即在原位置上更新或整体更新,按照传统材料及传统做法来实施;更新类,即可以实施整体更新,但要保持传统材料及传统外观,或构造与外观进行适当变化。
  三是完善工作机制。完善统筹推进机制,强化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的职能,建立工作例会、报批备案等制度,着力加强对街区功能定位、发展目标、人口测算、土地使用、房源筹措、资源利用等重大问题的统筹。建立城市品质提升艺术审查委员会,对城市规划、城市设计编制及修改进行研究论证,对重要街区、重大项目设计方案进行专业评审,为提升城市品质提供专业咨询支持。用好项目带动机制,以重点项目带动和试点项目先行的方式,深入开展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综合用好各方面政策资源,统筹基础设施建设带动、环境整治带动、街区整理带动、文物腾退带动、功能疏解带动、棚户区改造带动等各种模式,探索常态化居民自愿腾退方式,有步骤开展分片区、渐进式更新改造。健全规建管一体化机制。在规划方面,依据全区名城保护规划,因循历史文化、主导功能和管理要求,科学划分街区单元,围绕文化元素、整体风貌、业态特点、设施配置、环境秩序等内容深化城市设计,实施街区整理。在建设方面,针对街区风貌特征、建筑风格、艺术气质等方面,开展事前咨询、事中跟进、事后评估,试行城市品质提升艺术审查委员会否决制,严把名城保护质量关,既好历史文化,又建设好新的建筑。在管理方面,依据城市环境分类分级管理标准和分类方法,制定相应的环境管理规范,确保街区风貌与环境形象保持良好。推进历史文化街区理事会试点,将业态准入、房屋出租等内容纳入议事范围,实施常态化管理。推行准物业、胡同物业等管理方式,鼓励社会组织参与管理。探索国有资金运转机制。发挥区属国有企业主力军作用,积极承担疏解改造重大项目,适量回购非经营性资产。鼓励平台公司通过整理零散空间,实现资产高水平使用,形成健康的产业链和现金流。合理创新利用金融工具,将固化的存量资源盘活,使沉淀资金投入得到有效回收,实现投资项目的可持续发展。创新多元主体参与机制。发挥政府在项目统筹、政策支持作用,强化固定资产投资引导,探索文物国有产权实体化管理模式,增强文物产权的国有属性和文物利用的公益性质。鼓励以市场方式推进疏解腾退项目,充分吸引社会资源和资金参与,形成有机更新的持续动力。鼓励企事业单位、社会机构、民非组织和志愿者开办公益事业,支持创建民间主题博物馆、民间文化协会组织。调动全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保护工作,鼓励居民按照保护规划自行实施房屋改造更新。
  四是强化政策保障。建立疏解修缮运营政策合集,在保持疏解政策稳定的基础上,以5年为周期进行调整并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整原则,引导居民形成稳定的心理预期。保持公租政策长期稳定,引导原住民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出台减免税费政策,降低企业推进疏解的成本,在土地出让金、土地增值税、土地使用税、房产税、契税等方面,对实施主体予以减免优惠或先征后返。制定名城保护地方法规,在严格执行现有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相关政策法规基础上,积极呼吁市级人大、政府尽快立法,出台老城及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工作的地方性法规和规章,制定历史文化街区的综合管理规定并出台相关配套政策。出台确权问题相关政策,加快直管公房改革,探索资产划转、统一经营管理等办法,以及直管公房同一区域内产权平移后产权人权利保护政策。深入研究无产权房屋落实产权问题,进一步明确政府作为产权代理人的收益权。建设开发主体补偿机制,建立区内区外统筹机制,对承担历史街区项目的开发企业给予区外容积率奖励,以解决企业资金平衡问题,增强参与历史街区更新企业的能力和活力。建议市级层面在区外容积率方面给予大力支持。统筹用好各级各类资源,统筹用好全区各类保障房、回迁安置房,同时积极争取市级层面的支持,最大限度筹集房源,为名城保护工作提供有力支撑。
  (作者:北京市西城区委副书记、区长)(责任编辑 吕红娟)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