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前位置: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 第20180806期

使命型政党的自我革命与新时代改革的再出发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作者:李海青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字数:4566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国共产党要担负起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历史责任,必须勇于进行自我革命,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坚决扫除一切消极腐败现象,始终与人民心心相印,与人民同甘共苦,与人民团结奋斗,永远保持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本色,永远走在时代前列,永远做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主心骨。”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的改革面临新的挑战,确立了新的目标,新挑战与新目标意味着改革的升级或者说改革在新时代的再出发。这决定了作为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必须进行深刻的自我革命。

  一、自我革命的必要性由使命型政党的特质所决定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典型的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所谓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是指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知与把握为前提,以追求与实现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权利与自由全面发展为价值宗旨,以实现民族、国家的解放或发展为自觉使命,以推进世界大同、实现共产主义为最终使命,具有强烈的历史主体意识与舍我其谁的责任担当情怀的政党类型。这一点,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理论与实践直至今天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论与实践都可以得到清晰明确的验证。在马克思、恩格斯为世界上第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政治纲领《共产党宣言》中,就已经明确规定了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4页)“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同上,第45页)“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同上,第53页)当然,在马克思主义政党发展史上,对于共产党人使命的认知有一个逐步时代化与国别化的过程,也即结合时代发展与具体国情对使命的具体化与再确定。但是,秉持人民至上的价值情怀,朝向未来、确定蓝图、承担使命、指引方向始终是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的本质特征。正如十九大报告所讲的,使命呼唤担当,使命引领未来。中国共产党在这方面体现得尤为明显。这种朝向未来的蓝图设计不是仅仅着眼于眼前的现实问题,更是要超越当下,体现了一种宏大的理想与高远的抱负。这一点,不论在革命、建设还是改革时期,都深深体现在中国共产党的理论与实践之中。然而,理想越高远、目标
越宏大也就意味着任务越艰巨,相应的困难与挑战越多,这对于承担重大使命的政党来说意味着必须加强自身建设、进行自我革命。如果不进行自我革命,不能长期有效保持先进性、纯洁性,党内派系林立、组织涣散、纪律废弛,缺乏凝聚力与战斗力,也就不能攻坚克难,自然也就缺乏承担使命的能力与资格。
  首先,这种自我革命要求使命型政党的全体党员必须具有明确的使命认知与强烈的使命意识。就中国共产党而言,其作为一个典型的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具有三重使命:一是消灭私有制、阶级与阶级压迫,建立共产主义,实现每个人的解放与自由全面发展;二是对人类社会作出更大贡献,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三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没有这种对使命的明确认知与自觉意识就谈不上自我革命的问题。
  其次,自我革命还要求政党的全体成员要强化党性修养,具有崇高的德性以及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就底线而言,不谋私、不堕落、不腐化,不计个人名利得失。进而言之,具有高度的斗争精神、奉献精神乃至自我牺牲精神。如果没有“革命理想高于天”“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豪情壮志与为民情怀,没有那种持之以恒、日久弥坚的精神意志,是无法承担伟大使命的。为使命而牺牲、为人民而奉献,是使命型政党成员生命的价值与意义所在。换言之,承担使命要求政党成员在灵魂深处的自我革命、自我净化与自我升华。
  再次,自我革命要求使命型政党必须用先进的思想理论来统一全党认识。自我革命反映在指导思想上,就是要求使命型政党的领袖精英要有对社会或时代发展规律的深刻把握,继而形成先进的思想理论来指导全党的实践活动。就此而言,革命性也就意味着理论的创新性。强调对规律的把握与理论的指导是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的重要特征。正如恩格斯指出的:我们党有个很大的优点,就是有一个新的科学的世界观作为理论的基础。正是由于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及其不断地与时俱进,中国共产党才具有强大的理论自信。
  最后,自我革命要求使命型政党必须加强组织建设,既能有效集中全党力量,使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以攻坚克难,又能充分发扬民主,汇集群智。如同毛泽东指出的,我们的目标,是想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这种组织制度就是我们党一直强调的民主集中制。如果没有有效的组织建设,特别是集中、统一、权威、纪律匮乏,政党一盘散沙,那就更毋论其他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怎样才能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呢?一靠理想,二靠纪律。组织起来就有力量。没有理想,没有纪律,就会像旧中国那样一盘散沙,那我们的革命怎么能够成功?我们的建设怎么能够成功?”
(《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11页)习近平总书记也强调,我们这么大一个政党,靠什么来管好自己的队伍?靠什么来战胜风险挑战?除了正确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外,必须靠严明的纪律。

  二、自我革命的必要性由新时代的挑战与使命所决定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具有新的发展趋势,我们党面临着新的严峻挑战,担负着艰巨使命。
  新时代新的发展趋势、新的问题与挑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予以把握:就生产力而言,要从过去粗放式的“要素驱动”走向“创新驱动”,进一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就分配关系而言,要从过去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把蛋糕做大走向“共同富裕”,切实解决社会公正问题尤其是收入分配问题,把蛋糕分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就政治建设而言,要从过去的“管党治党失之于宽、失之于松、失之于软”走向严惩腐败、澄清吏治,全面从严治党并推动其不断向纵深发展;就生态环境而言,要扬弃过去的“工业文明”走向“生态文明”;就意识形态而言,要从解决过去的“思想僵化”走向解决“思想分化”,更好地引领多样,统一认识;就公共事务而言,要从过去公权力作为单一主体的管理走向公权力、社会组织、公民、相关利益群体多元主体的协商治理;就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而言,由过去的相对有利态势开始转向压力的增大与形势的趋于严峻。这具体表现在:保护主义抬头,地缘政治关系复杂变化,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交织,外部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特别是美国对中国遏制的姿态日益明显,我国周边安全风险呈现累积态势,海上安全威胁日益突出;就国际战略而言,要从过去的“韬光养晦”走向“韬光养晦”与“更加有所作为”相协调,以突破战略遏制,有效捍卫中国不断增加的全球利益。当然,以上几个方面的分析并不全面,但已可以充分说明新时代所面临问题与挑战的严峻性。我们现在处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关键时期,处于协调收入分配的关键时期,处于意识形态整合的关键时期,处在生态文明建设的关键时期,处于治理方式转变的关键时期,处于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关键时期,处在民族复兴的关键时期。在这一关键时期,要想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冲破思想观念的束缚、攻克体制机制上的顽瘴痼疾,实现改革的深化与再出发,执政党就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而这也就对其自身的能力和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没有深入的自我革命,领导能力与执政水平不足,执政党就无法适应当前的改革发展形势,无法推动新时代改革的再出发。
  之所以要勇于进行自我革命,除了面临的巨大挑战外,还因为新时代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义无反顾肩负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这一使命的实现,就国内而言,意味着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要实现一个质的突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就世界而言,意味着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华民族重回鼎盛之巅。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但正如十九大报告指出的,行百里者半九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全党必须准备付出更为艰巨、更为艰苦的努力。就此而言,执政党必须进行自我革命才能担负起如此伟大之使命。

  三、自我革命是新时代党解决自身问题的必然要求

  打铁必须自身硬。新时代,党要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伟大斗争、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必须毫不动摇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毫不动摇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但是要看到,党还面临许多严峻挑战,党内存在许多问题,必须下大力气解决。
  思想政治领域,党员干部在理想信念上遇到的纷扰是多重的。西方敌对势力一直妄图将我国纳入他们的价值体系,国内一些人与之遥相呼应,各种思想观念交锋碰撞异常激烈。面对纷纷扰扰的社会,一些党员和干部疑惑了、动摇了,甚至蜕变了。有的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共产主义越来越遥远,中国最终也会向西方资本主义靠拢。有的认为理想信念不能当饭吃,别太认真,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硬道理。部分党员干部理想信念不坚定,面对复杂社会现象思想困惑较多,创新进取精神不足,还有少数党员干部不信马列信鬼神。
  组织建设领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些人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了自己的所谓仕途,为了自己的所谓影响力,搞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的有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有之,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的有之,搞收买人心、拉动选票的有之,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阳奉阴违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
  作风建设领域,党的十八大以来,从制定和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开始,全党上下纠正“四风”取得重大成效,但相关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习近平总书记在对新华社文章《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新表现值得警惕》的批示中指出,文章反映的情况,看似新表现,实则老问题,再次表明“四风”问题具有顽固性反复性。纠正“四风”不能止步,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
  制度建设领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的制度有些还不够健全,已经有的铁笼子门没关上,没上锁。或者栅栏太宽了,或者栅栏是用麻秆做的,那也不行。现有制度都没执行好,再搞新的制度,可以预言也会是白搭。所以,一分部署还要九分落实。制定制度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抓落实。
  反腐倡廉领域,十八大以来,我们坚持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定不移“打虎”“拍蝇”“猎狐”,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不能腐的笼子越扎越牢,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但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巩固压倒性态势、夺取压倒性胜利的决心必须坚如磐石。
  针对以上存在的诸多问题,作为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要有效应对危机和挑战,体现时代性和先进性。实现新时代改革的再出发,我们党就必须切实增强管党治党意识,治党既要全面,更要从严,自我革命之必要性、全面从严治党之紧迫性正在于此。
  (作者: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责任编辑 吕红娟)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