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前位置: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 第20171206期

毛泽东诗词的群众观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作者:王芳 陈国清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字数:4746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于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毛泽东诗词既继承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又具有革命文化的特质,更充实了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先进性和独特魅力,艺术价值和精神价值十分丰富。毛泽东诗词对人民群众的歌颂与称赞贯彻始终,蕴含着丰富的群众观点,是毛泽东群众路线的艺术体现。
  一、济世救民论: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毛泽东出生在山川灵异、大地厚润、英才辈出的湘楚大地,青少年时代,求学于楚文化聚集的湖南一师、岳麓书院,勤学善思。这一时期,受屈原、魏源、谭嗣同等名家学说及思想影响,逐渐形成了浪漫、倔骜、奔放、绚丽等具有典型湘楚文化特征的优良品质。“年少峥嵘屈贾才,山川奇气曾钟此。”同时,受儒家经世致用思想影响,青少年的毛泽东培育了强烈的“以天下为己任”的爱国主义情怀和敢于同恶势力作斗争、敢于胜利的民族精神,这在其诗词中多有体现。“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就形象表达了诗人敢为天下先的凛然浩气和超凡气概,洋溢着鲜明的舍我其谁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20世纪初,面对中华民族内忧外患并重、民不聊生的状况,毛泽东作了积极的思考和探索。“五月七日,民国奇耻;何以报仇?在我学子。”号召青年学子,拯救祖国,为国请命,为民请命,表现了青年毛泽东的壮志和情怀。1917年,怀着改造中国和世界的梦想,毛泽东积极探索救亡图存的道路,组织筹建了“新民学会”,倡议治理世界要做好几件事,首先应修身养性,其次要齐心协力,最后民族独立便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这与中华民族儒家文化精髓一脉相承。他有胸怀天下的气魄和情愫,倡导大丈夫要顶天立地,不能因暂时的困难忘却退步,更不能因时局的混乱而忧心忡忡、不知所措,要勇于担当起民族复兴的大任。“丈夫何事足萦怀……世事纷纭从君理”,在困难面前,首先应敢于斗争、勇于胜利。而“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这一惊世震俗的世纪考问,更加体现了毛泽东对“中国将何去何从?中华民族的未来又将在哪里”的深沉思考。
  北伐战争时期的1927年,中国大革命处于低潮,但这一时期的毛泽东革命激情依然澎湃,革命信念依然坚定。“茫茫九派流中国……龟蛇锁大江”形象刻画出当时严峻的革命形势,并暗喻了诗人沉闷抑郁的心情,而“黄鹤知何去……心潮逐浪高”则表达了他对革命热潮的深切期待,体现了他的革命乐观主义和救民于水火的执着和坚定信念。随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苏维埃革命运动风起云涌,全国的红色运动逐渐成星火燎原之势。毛泽东坚持学习群众的实际经验,并以此制定正确的斗争策略,领导红军连续四次打败了国民党的围攻,打出了红军的威信和气势,红色革命区不断扩张,“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描述了如火如荼的革命形势,凸显出工农联盟力量的强大以及对未来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
  第五次反“围剿”的失利,使中央红军的生存空间急剧压缩,根据地存在被颠覆的巨大风险,中央红军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进行战略转移,这就是闻名遐迩的万里长征。长征创造了气吞山河的伟大壮举,使中国共产党脱离了困境,也掀起了中国革命的新篇章。面对日本帝国主义势力的急剧扩张,加之国民党反动派的卖国求荣,毛泽东深信枪杆子里才能出政权,中国革命要取得胜利,不仅要同国内的反动势力斗争,更要同帝国主义列强斗争。在《念奴娇·昆仑》中,“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在毛泽东看来,共产主义的胜利是必然的,其必将取代帝国主义。这种自信随着中国革命的胜利、国民党政府的倒台达到高潮,“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便是创造于这种背景下,寄托了毛泽东对人民翻身作主的喜悦之情。
二、人民主体论: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毛泽东有着深厚的古典文学底蕴和极高的古典文学修养,融合了中外文化的精华。他一方面继承了民为贵的传统文化之民本思想和朴素历史观;另一方面也充分汲取了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思想,即人民立场。
  关于群众在革命战争中的地位,毛泽东始终肯定并大力褒奖,他认为群众是革命战争的主体,是革命战争胜利的缔造者。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白色恐怖之下,毛泽东赴湖南领导秋收起义,大胆相信并充分发动广大农民,号召他们应抛弃幻想、与国民党划清界限,拿起自己的枪杆子,“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首次公开打出了工农军队的镰刀斧头旗号,标志着我们党真正走上了武装斗争的道路,这在党的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毛泽东善于学习历史规律,清醒认识历史规律,准确把握历史规律。秋收起义时,他充分发动农民群众,将大家拧成一股绳,聚溪流之水成滔天波浪,“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形象称赞了农民运动如霹雳一般。
  1929年,毛泽东在纠正党内错误思想时强调,全党要彻底摈弃自以为是、蔑视群众的错误思想,要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肤浅和幼稚,“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群众才是英雄。长征是革命事业脱离困境,走出沉沦,走向辉煌的转折点,也是毛泽东个人命运的转折点。长征初期的战争是异常惨烈的,尤其是湘江战役。娄山关战役可谓是一场难得的、鼓舞人心士气的胜利,战争中“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凄凉悲壮的气氛仍然无法掩盖“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执着与自信,表达了红军战士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50页)。毛泽东善于将动魄惊心的人民战争场面生动而辩证地呈现在诗词的艺术画面中。《七律·长征》最为典型。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红军的远征是艰辛的,充满诸多困难的,但红军对此毫无畏惧。途中的万水千山,在红军眼中仿佛都极为普通,具有典型性的高山要数五岭和乌蒙山了,毛泽东却将绵延起伏的五岭比作水面上的小波浪,气势磅礴的乌蒙山看成大道上的小泥丸,以此来衬托红军不惧万难的战斗精神。面对金沙江和大渡河,他通过“暖”“寒”两字,不仅说明了两次战役的时间特征,而且暗喻了红军坚强意志令敌人胆寒的意蕴。红军经历千难万苦,终于走出草地胜利会师,心情豁然开朗,“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形象刻画了这份喜悦心情。
  长征胜利是中国革命史上浓墨重彩的一枝独秀,翻开了中国革命画卷新的篇章,奠定了全民抗战的坚实基础。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华节奏加剧,不断向华北渗透,蓄意挑起全面侵华战争。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难时期,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瓦窑堡会议,旨在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沁园春·雪》便是这种历史背景下创作的,眺望着冰雪连天、银装素裹的北国风光,透视中国革命的发展趋势,“欲与天公试比高”将毛泽东气吞山河的霸气表现得淋漓尽致。“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其本质在于对封建制度的无情批判和鞭策。这种自信源于何处?—“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毛泽东诗词蕴含着丰富的人民史观,他认为人民是历史的主体,人民的创造性劳动和勇于拼搏、敢于斗争的精神是历史前进的动力。《贺新郎·读史》是他这一观点的集中体现。“五帝三皇的神圣伟业,不知骗了多少匆匆过客。到底有几个风流人物?盗跖庄蹻身后留美名,还加上陈胜王揭竿而起。”在毛泽东看来,人民是历史的缔造者,是英雄,对英雄儿女的赞美,他毫不吝惜笔墨。“百万工农齐踊跃,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喜看稻菽千重浪, 遍地英雄下夕烟”,都充分表达了毛泽东以人民为主题的情怀,尤其是他将地主阶级蔑称的“泥腿子农民”比作“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英雄,对人民群众的肯定和赞美可见一斑。
三、为民服务论: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的根本宗旨。“有田有地吾为主,无法无天是为民”,毛泽东事事为群众着想,“遍地哀鸿满城血,无非一念救苍生”,他处处关心群众。
  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是中国共产党的立党之根基,执政之核心。人民福祉始终是毛泽东关心的重点。“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早在土地革命时期,毛泽东就提醒全党要重视群众的生活问题。新中国成立后在武汉视察时,毛泽东看到长江大桥建设的惊人速度,仿佛看到大桥即将凌空的雄伟景象。他感慨万千,“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而对于未来的三峡工程,必将引起天翻地覆的变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他为社会主义建设的辉煌成就和光辉前景倍感骄傲和期待,为人民群众的聪明创造倍感自豪,为广大人民群众日新月异的生活面貌感到欣慰。
  同时,毛泽东始终关切人民的生活疾苦。对人民的幸福冷暖、生活疾苦的关心,在毛泽东诗词中多有体现。“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一枕黄粱再现”。旧中国,军阀混战频发,老百姓为繁重的苛捐杂税所累,生活根本无法保障,毛泽东对劳苦大众动荡的生活满怀怜悯和同情。“长夜难明赤县天……人民五亿不团圆”控诉了中国百年血泪史。面对不辞辛苦、颠簸于波涛汹涌渤海中的渔民,毛泽东是充满同情、感同身受的,“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便抒发了毛泽东对渔民劳作现状的关心,以及其对提高人民生活环境的迫切心情。正如他所说:“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每句话,每个行动,每项政策,都要适合人民的利益,如果有了错误,一定要改正,这就是向人民负责。”(《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128页)得知余江县彻底摆脱血吸虫的困扰,毛泽东感慨万千、浮想联翩,在旧社会血吸虫造成的危害是巨大的,每当血吸虫病肆虐,便呈现出“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惨情景,如今已一去不复返,有的是“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春风扑面的温暖景色,这是令毛泽东欣慰自豪的。
四、党群关系论:党和人民群众血肉相连
  党的成立根基在群众,发展兴旺力量源泉在群众,摆脱困境保障亦在群众,可以说,离开了人民群众,党便失去了生存之基、力量之源。“穷人一致奋起,组织工农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时,党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和生存威胁,在敌我军事力量极其悬殊的情况下,“各地工农群众,赶快参加革命”,老区人民踊跃参军、积极送子女参军屡见不鲜。《八子参军》传颂了江西瑞金杨荣显送八个儿子参加红军,且全部壮烈牺牲的故事。
  1955年,毛泽东来到杭州,兴致勃勃地攀登了附近各山,安保人员出于安全考虑,疏散了游客和当地群众,毛泽东在《五律·看山》中写下“一片飘飖下,欢迎有晚鹰”来表达对隔断他与群众联系,使他脱离群众的批评和不满。毛泽东认为:“下决心长期下去蹲点,就能听到群众的呼声……这样就可以解决框框问题,即教条主义问题了,就可以不信迷信了。”(《毛泽东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24页)
  接地气才能传真情。在诗词创作上,毛泽东语言大众化甚至用大白话。“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中的“离地三尺三”源自民谣,“上有骷髅山,下有八宝山,离天三尺三。人过要低头,马过要下鞍”。毛泽东用民谣来烘托快马加鞭未下鞍的豪情,用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字句更能形象地衬托红军跨越高山险峰时的豪迈心情,通俗易懂。“不须放屁,试看天翻地覆”中的“不须放屁”四字看似粗俗只存在于坊间,但更能淋漓尽致地表达代表中国无产阶级大众的毛泽东对修正主义的无比愤怒之情。而“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更是通俗易懂的大白话。这些都凸显了毛泽东以民为本,与民共乐的亲民情怀。
  (作者:景德镇市委党校政治理论教研室主任、副教授;景德镇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
  (责任编辑 范丽君)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