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前位置: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 第20171206期

传统村落保护性发展的路径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作者:李志玲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字数:3460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将不可避免地面对传统村落的保护性发展问题。在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的快速推进中,由于一些地方对传统村落缺乏精细化保护,造成传统村落的破坏和消失。当前对传统村落的保护迫在眉睫,在传统村落保护性发展的工作实践中要统筹规划,正确面对和处理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之间的矛盾,因村制宜谋划传统村落的保护性发展。
  一、正确处理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之间的矛盾
  在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发展过程中会涉及一些取舍去留问题,有时会在利益的驱使和政绩的诱导下,对传统村落大拆大建,使传统村落失去其独特性和特殊性,使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发展之间的既有矛盾凸显。
  传统村落开发形式与保护要求的矛盾。随着市场经济的飞速发展,乡村旅游业蓬勃兴起,一些传统村落的经济价值渐渐被人们发觉,许多村民想利用传统村落的资源经营赚钱,于是逐渐出现了传统村落经营开发与风貌保护之间的矛盾。
  传统村落的文化遗产传承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文化和价值观念。从传统村落自身来讲,其历史文化信息被记录在建筑风格、技术、材料等元素之中。这些信息具有重要价值,一旦被破坏,就会彻底消失。
  开发利用传统村落必须尊重村民在发展中的主导性地位, 要承认村民的发展才是开发利用传统村落的根本目的。然而,现实中一些开发商只顾追求经济效益,对待传统村落唯利是图,盲目地拆旧建新、拆真建假。有些地方政府对传统村落的保护工作限于一般布置,没有落实到位。这造成传统村落的古建筑、古树等物质文化遗产遭到大肆破坏。传统村落最终沦为既不“传统”也不“村落”的境地。对传统村落不合理的开发与经营严重背离了对传统村落实施保护的初衷。
  传统人居环境与现代生活需求的矛盾。当前,美丽乡村建设已经被提上重要议程,但现实中因建设而对传统村落遗产造成破坏的现象时有发生,传统村落保护与人居环境改善的矛盾凸显。传统村落需要改善落后的人居环境和生活条件,来满足社会发展需要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人居环境主要包括住房、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环境卫生、历史文化和自然生态等方面。传统村落之美,在于其地理位置、整体布局与周边自然环境的和谐共存、相互映衬。但由于传统村落千百年的积淀和传承以及偏于一隅的选址特点,人们的生活条件、环境渐渐落伍于时代。一些传统村落建于大山深处,几乎与世隔绝。它们的交通条件滞后、供应设施薄弱、基础配套不足、建筑老旧破败严重。目前,传统村落普遍综合环境条件较差,人居环境改善任务十分艰巨。因此,必须将之改造为适宜居住生活的空间。要将建筑参照文物的保护标准给予及时修缮,新建必要的基础设施,只有这样,传统村落的保护才有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传统技艺传承与后继人才缺失的矛盾。中国传统技艺,经过古代、近代和现代的发展演变,当下正面临对传统技艺元素的激活和再生的考验。我们遗憾地看到,近一百多年来,作为传统中国文化的一张靓丽名片—传统技艺正在从鼎盛期日渐下滑。
  近年来,城镇化的发展,吸引大量农民进城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传统村落的许多技艺后继无人,面临失传的危险。另外,传统技艺投入巨大而获利太小,许多年轻人认为民间的技艺跟不上时代潮流,是可有可无甚至应该抛弃的东西。在一些村落,传统的文化和技艺被当作封建迷信看待。还有些传统技艺秉持传男不传女的陋习,而传统技艺保有者的老龄化使传统技艺传承面临严重的人才匮乏。一些散落乡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陷入“人亡艺绝”的困境。
  传统村落保护工作与法律、法规和政策缺乏的矛盾。传统村落的保护有很多方式,但是最基本的方式是立法保护。在逐步进入法治社会的今天,对传统村落的立法保护是最根本的保护方式。但至今,我国尚没有一部完整涵盖和适应中国传统村落及其文化保护的法律体系。此外,虽然国家相关法规对典型传统村落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相对完善,但对非典型性传统村落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性发展规划仍未全面启动,更缺乏强制性的法律作后盾。
二、传统村落保护性发展的工作路径
  针对我国传统村落转型面临的问题,国家有关部门应联合发改委、教育、国土、交通、农业、卫生、环保、旅游等部门共同参与,认真做好调查研究,从宏观层面作好顶层设计,并研究好各种政策性具体问题。
  作好文化遗产保护。保护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和与其相关的文物、场所,是一项具有深远意义的工作。这方面首先要保护自然田园景观的整体空间形态与生态环境,工作要细化到村落选址、建筑格局和历史风貌,全面保护传统村落的历史建筑、传统民居等,特别是要保护文物古迹,修旧如旧,重点修复和保护村落的历史环境要素。
  第一,注重村落历史文化价值的完整性。首先要注重村落历史演变的完整性,不能盲目仿造特定时期的村落风貌,要深入挖掘和保护传统村落的历史、文化、艺术、科学、经济、社会等价值,不要片面追求经济价值。总的来说,要高度重视传统村落空间建筑和周边环境的整体空间形态,以及这些空间形态的内在关系,全面保护其历史文化价值的完整性。
  第二,凸显村落的传统真实性。每个传统村落几乎都各具优秀文化传统、特色风俗等文化软环境,对传统村落的传统文化要做好保护,以恢复并维持传统村落文化的原真性,不能更改,更不能造假,避免改变村落历史演变格局和风貌的行为。保护村落传统真实性特别要注重其文化遗产的内涵和意义。此外,还应重视保持传统村落的文化遗产环境现状以及民间的一些具有传承意义的生产生活方式,不能有意破坏或改变遗址的生态环境。
  第三,注重传统村落传承价值的延续性。尊重传统村落中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产生活方式,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严禁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过度开发。同时,让村民享受现代文明成果,注重传统村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促进生产发展,提高村民收入,创新社会治理,实现社会文明。要组织引导村民树立正确价值观,传承优秀的传统习俗和传统技艺。
  合理利用历史文化遗产。要挖掘传统村落的社会、情感价值,拓展和延续其使用功能;挖掘传统村落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开展优秀传统文化研究和教育实践活动;挖掘传统村落的经济价值,发展传统村落特色产业和旅游业。
  第一,注重“形、魂”兼备和活态传承。传统村落的选址、建筑格局、历史文物等物质遗产构成了村落的“形”,村落居民的生产生活方式、乡规民俗等形成了村落文化的“魂”。“形”与“魂”相互融合,共同形成了传统村落社会文化基因的整体。因此,综合村落文化空间和文化生态进行全面性、系统性和整体性的保护,是真正意义上的传统村落保护,这才是“形、魂”兼备的保护。
  第二,注重产业发展,用新生活留住原居民。保护传统村落,除了改善村子的环境和居住条件,更重要的是要培育新的产业,让村民增加收入,过上新生活。只有村民获取实际的经济效益,才能增加村庄吸引力和凝聚力,让村庄活起来。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传统村落应该采取“就地城镇化”模式。户籍制度、政府调控、土地制度、农业的现代化进程和民营企业的素质等都对农村“就地城镇化”有着重要的影响,如何从宏观和微观上、从内部和外部驱动力上构建有效的“就地城镇化”的动力机制,对于推动我国传统村落在城镇化进程中实现现代化转型,具有极其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第三,注重政府指导,村民参与。在传统村落保护性发展过程中,地方政府应该积极组织传统村落村民在政府管理部门的指导下,共同参与传统村落保护性发展。
  建立保护性发展管理机制。传统村落的保护包括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自然景观与生态环境保护。因此,有关的研究工作基础要加强,同时尽快制订统一的保护标准和建设规范的法律法规。
  对传统村落的立法保护及责任制的落实是一项重要工作。一要建立健全法律法规,制定保护发展规划,鼓励村民和公众参与,建立档案和信息管理系统,作为保护工作的技术和组织保障。地方政府可先行出台传统村落保护利用管理办法。二要积极引导和鼓励各地建立完善村规民约,促进村民对传统村落保护的自我监督、自我约束、自我治理。三要细化有关部门保护传统村落的职能职责,落实到位。四要创建“传统村落称号”制度,实行动态保护。五是发动全民参与传统村落保护管理,建立保护新机制,把传统村落保护性发展纳入科学化、规范化、法制化的轨道。
  总之,促进传统村落现代化转型,要注重修复与提升并重;要修复全社会对传统村落的珍视态度和发展信心,修复传统村落中受损的建筑、院落,修复传统村落中散落的文化传统和历史记忆;要提升原住民在传统村落保护性发展工作中的参与度和主体性,同时提高传统村落生产发展水平和居民的生活质量。
  (作者:海南省委党校副教授)(责任编辑 吕红娟)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