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前位置: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 第20170606期

精准扶贫看基层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作者:本刊记者 吕红娟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字数:7041

     

本刊记者 吕红娟 

  编者按:5月11日,在全国党校教师进修学院的大力支持下,《中国党政干部论坛》编辑部与第二期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党校校长研修班部分学员座谈,对当前地方在推进精准扶贫工作中的措施方法及存在的难点问题和意见建议进行了深入交流。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我们党的重要使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消除贫困,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终要落实在基层。5月11日,《中国党政干部论坛》编辑部与全国党校教师进修学院部分学员座谈,对当前精准扶贫领域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从学员介绍的情况来看,这些贫困县普遍存在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返贫压力大、脱贫任务艰巨等问题,脱贫攻坚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实现整体脱贫任务十分艰巨。其致贫原因也有一些相似性。一是受自然条件、地理位置等因素制约,经济社会发育程度低,经济基础薄弱。二是贫困人口内生动力不足,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意识不强,“等靠要”的思想严重。三是产业发展思路不宽,脱贫产业发展缺乏有效抓手。四是对脱贫对象的教育引导不够。五是村级党组织功能弱化,基层干部能力担当不足,有的基层干部存在畏难情绪。此外,一些地区安于现状的小农思想和落后的风俗习惯也给扶贫工作带来影响,等等。
  面对存在的问题,如何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决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地区、一个贫困群众”的要求,加快贫困地区脱贫发展和增强自我发展能力?近年来,广大贫困县区积极探索,创新脱贫思路。座谈中,学员们结合当地实际总结经验,剖析问题,共议精准扶贫之道。

  脱贫攻坚是衡量政治站位的一把尺子

  扶贫开发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必须牢固树立“四个意识”。青海省玛沁县委副书记樊万兆提出,对各级党员干部而言,脱贫攻坚就是衡量政治站位的一把尺子。尺子检验的是我们对“四个意识”的尊崇,只有树牢了政治意识,脱贫攻坚才能立场坚定,只有树牢了大局意识,脱贫攻坚才能政令畅通,只有树牢了核心意识,脱贫攻坚才能目标统一,只有树牢了看齐意识,脱贫攻坚才能步调一致。玛沁县位于青海省东南部,是一个藏民族聚居的纯牧业县。近年来,玛沁县将扶贫工作当作政治任务来抓,层层签订责任书、立下军令状。2016年玛沁县完成2个贫困村退出、1700人脱贫的工作任务。脱贫攻坚是一项既需要有责任,又需要有担当的崇高事业,扶贫工作要充分发挥领导小组的领导作用,发挥党员干部的带头作用,发挥广大群众的主体作用,发挥机关部门的联动作用,只要形成上下一条心、拧成一股绳的责任担当合力,脱贫攻坚就无往而不胜。
  如何解决村级党组织功能弱化的问题?四川省越西县委组织部长王晓波谈到,越西县建立了“党建带扶贫、扶贫促党建”的机制,强化驻村“第一书记”的职能职责和监督管理。具体工作中,加强贫困村党组织建设,重拳整治组织涣散、纪律不严、作风不实的村级党组织;坚持从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开始,严格执行“三会一课”制度,探索组织生活全程纪实制度,建立县级领导、帮村部门联系指导村级党组织制度;以村党组织为核心大力发展村级集体经济,采取“支部+产业+群众”“支部+专合组织+群众”“支部+电商+群众”模式,建立党组织与群众的利益联结机制,确保党组织说话有人听、党组织做事有人跟,不断密切党群关系,形成推进扶贫工作的合力。

  精准扶贫关键在于激活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

  少数贫困群众脱贫内生动力不足,是学员们反映目前精准扶贫工作中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随着国家的扶贫政策越来越好,扶持力度的加大,贫困群众享受到的实惠也越来越多,少数贫困群众把帮扶当作“天上掉馅饼”,“等靠要”思想不同程度存在,脱贫主体作用发挥不明显。
  树立贫困群众是脱贫攻坚主体的意识。云南省祥云县委副书记李绍唐认为,不论造成贫困有何直接原因,精神贫困始终是主观上的首要根源。精神贫困首先体现在缺乏脱贫致富的勇气、信心等主观意愿。“输血”不如造血,“富口袋”不如“富脑袋”,因此,要帮助贫困户把志向立起来,把自力更生的精神激发起来,才能真正把贫困群众扶起来,才能够脱贫不返贫。贫困群众是脱贫攻坚的“主攻手”。云南省祥云县抓“扶志”,鼓励贫困群众自力更生。全县挂包干部通过开展“挂包帮”“转走访”工作,组织挂包干部和村组干部深入贫困群众家中,向贫困群众讲清政策、讲明要求、讲透思想,在贫困群众中倡导树立“勤劳致富最光荣”的思想,破除争穷、争当贫困户的不良行为。同时,祥云县坚持“不养懒汉、不扶懒人”的原则,明确规定“不赡养父母,把老人单独分户”等5种情形不得列为贫困户。
  既要注重物质脱贫,更要注重精神脱贫。针对贫困户内生动力不强的问题,贵州省长顺县探索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加减乘除”法。长顺县委副书记梁玉林介绍,在脱贫攻坚进程中,他们坚持物质脱贫和精神脱贫两手抓,既做加法,又做减法。一是宣传培训做加法,以扶贫夜校、田坎会、院坝会、夜话会等有效形式宣传发动群众。二是重点整治做减法,发挥村级党组织作用,制定和落实村规民约,引导和约束群众不乱建大房、不滥办酒席,整治农村环境,为贫困户减负,增强贫困户脱贫自信和自觉。三是选树榜样做乘法,以“文明家庭”“好媳妇”等评选活动为载体,选树榜样,引导群众勤劳、节俭、持家。四是移风易俗做除法,破除陈规陋习,狠刹农村赌博风和不文明行为,提升乡村文明程度。
  解决贫困问题必须从思想上抓起,四川省越西县委组织部长王晓波鲜明提出这一观点。他谈到,越西县受“一步跨千年”的历史因素影响,贫困群众融入脱贫攻坚事业的主动性不够,安于现状、苦熬守穷、“等靠要”等落后思想尚未根除,脱贫攻坚内生动力不足。他们加强农民“夜校+点题培养中心”的软硬件建设,发挥“夜校”教育阵地作用,通过宣传教育解决群众“不想脱贫”和“想而不能”的问题,努力让贫困群众既有“获得感”,也有“参与感”;深入实施文化知识、职业教育等扶贫项目,加大对贫困户在校生的帮扶力度,指导贫困户毕业生就业,以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激发脱贫的内生动力。
  精准扶贫必须激发贫困户从“要我脱贫”到“我要脱贫”的动力。甘肃省两当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郭水生介绍了当地的扶贫做法。他们通过引导培育贫困群众自我发展能力,激发其内生动力。按照就近就地、平等自愿、合作共赢的原则,引导企业(合作社、致富能人)与贫困户结成帮扶对子,通过产业“嫁接”、资金“捆绑”等方式组建小康互助组,实现小康互助组带动贫困户全覆盖,促进贫困户“单打独斗”和大户“各自为政”向组织化、规模化生产转变。

  脱贫攻坚的根本出路要靠产业推动

  脱贫攻坚是一项系统工程,但最根本出路要靠产业推动。产业是精准扶贫的“发动机”,是增收致富的“摇钱树”。云南省祥云县委副书记李绍唐认为,一个地方的快速发展,一定伴随着产业的崛起;没有产业的地区,就会变成一潭死水,可以说,产业扶贫是脱贫攻坚的核心,关系到整个脱贫攻坚的大局。贫困群众有产业可以发展,也就有了一份职业,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来源,脱贫致富也就指日可待。因此,要大力发展符合地区实际的特色产业,带动贫困户增收致富。
  市场是脱贫致富的金钥匙。西藏索县县委常务副书记岳伟认为,有了“市场”这把金钥匙,索县才得以形成脱贫致富奔小康的路径。西藏索县位于藏北高原的那曲东部,脱贫任务十分艰巨。按照中央新型城镇化建设标准和供给侧改革目标的总要求,索县在高原特色、高端品质、高附加值方面积极研发提供中高端产品。近年来,索县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了20家以农牧业为主导的企业落户索县,注册资金达10.42亿元,同时计划投资3亿元启动索县影视基地建设,计划远期投入10亿元。同时大力发展度假产业,积极打造以索县为起步区的、“创新引领、协调互利、绿色环保、开放稳定、共享联建”的大发展格局。
  针对产业扶贫覆盖面不广,群众参与度低的问题,贵州省长顺县在推进脱贫攻坚过程中,把短期脱贫与长远致富相结合,产业发展兼顾长短,长短结合,以短养长,积极打造几大农产品基地和休闲旅游基地,提高脱贫攻坚成效。同时因地制宜,探索出“龙头引领、农户参与、抱团取暖、共同发展”的“藤缠树”产业扶贫模式,主要有生产发展型、务工就业型、能人带动型和入股分红型四种类型。目前,通过实施“藤缠树”产业扶贫模式参与产业脱贫的贫困户有3027户11491人。“藤缠树”扶贫模式获得了“2016年中国十大民生决策”殊荣。
  乐业县是广西28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之一。乐业县委党校副校长冉茂进介绍,近年来,乐业县创新开展提升贫困户获得感和满意度的“四个三”工作法(即摸清三个底数,在结对帮扶中对症下药;参加三次劳动,在劳动中加深了解;解决三个困难,在生活中增强感情认同;落实三个政策,在工作中确保帮扶成效),深入了解贫困户所想所需、帮助解决实际困难、切实增强感情认同。他们将扶贫与产业发展有机融合,建立了“一需三提供套餐式”精准扶贫帮扶机制,制定印发了《乐业县精准脱贫扶持套餐手册》,由相关部门整理推出6大类别42项“菜单”,供贫困户自主选择发展,县政府给予不同等次的资金扶持,产业类每亩补助最高可达2000元。同时,推广“公司+农户”合作机制,成立县级农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鼓励贫困户以土地、资金等方式入股发展产业。去年,乐业县顺利通过了区级脱贫摘帽核验,实现了5674人脱贫、7个贫困村出列。
  如何构建一条贫困户“近有收益、远有保障、确保持续”的脱贫之路?江西省寻乌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刘传健认为,应因人施策推进区域化产业布局。可以采取发展过渡性产业和替代性产业两种方式,充分考虑县域特点、农民意愿和产品市场三大因素,通过长短结合、种养结合的方式,实现单一产业向多种产业过渡。
  甘肃省会宁县委副书记杨永强介绍,近年来,会宁县以产业培育为重点,大力发展“1+N”产业助农增收模式,立足资源禀赋布局谋篇,按照“一个产业多年抓”的思路,重点实施农业农村产业突破行动,实现稳定脱贫8.21万人,贫困发生率由21.1%下降为16.6%。初步探索出一条干旱贫困地区加快脱贫攻坚的新路子,告别了“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历史。
  西藏当雄县充分发挥县域资源优势,紧紧围绕现代畜牧业、精品旅游业、净土健康产业进行布局规划,重点打造一些规模以上产业项目,依托产业项目岗位需求,带动建档立卡贫困人员就业增收。

  增加就业是最有效最直接的脱贫方式

  就业是民生之本、安国之策。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一人就业,全家脱贫,增加就业是最有效最直接的脱贫方式,长期坚持还可以有效解决贫困代际传递问题。”就业收入是贫困户收入的主要来源和主渠道,收入增加了,贫困群众脱贫致富才有希望。云南省祥云县委副书记李绍唐认为,在脱贫攻坚工作中,要充分发挥就业的关键作用,确保贫困劳动力尽可能就业,有效增加贫困群众的务工收入。
  近些年,云南省祥云县以“就业一人、脱贫一户”为目标,通过多渠道开发岗位安置就业、完善劳务对接输出就业、提供创业孵化平台带动就业、开展技能培训促进就业、落实创业扶持政策鼓励就业、推动产业发展吸纳就业等途径为贫困劳动力就业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帮助一批未就业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帮助一批已就业贫困劳动力稳定就业,帮助一批贫困家庭未升学初、高中毕业生就读技工院校毕业后实现技能就业。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当地能人就地创业、贫困劳动力自主创业,支持发展农村电商、乡村旅游等创业项目。
  内蒙古喀喇沁旗党校常务副校长王瑞峰也介绍了当地开展就业创业扶贫的情况。近年来,喀喇沁旗完善全旗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就业信息统计台账,加强技能培训,积极开发公益岗位,按每个行政村安置1名基层劳动保障协理员,人口1000人以下的行政村安置3名环境保洁员,1000人以上的行政村安置5名保洁员。目前,全旗有793名贫困人口通过复审,其中农村劳动保障协理员120人,环境保洁员673人。同时,启动了基层劳动保障协理员业务培训工作,涉及280余人。
  新疆墨玉县委党校副校长吴祖成提出,在人多地少技能水平低的地区,要想实现脱贫攻坚任务,必须始终把促进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增收作为重点工作常抓不懈。墨玉县这些年主要抓了三方面工作。一是加强技能培训,实现两个转变。对于集中统一组织外出务工人员开展安全生产及简单的技能等“1+X”岗前基础技能培训,提升富余劳动力的转移就业能力,力争实现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由短期向中长期、由体力型向技能型的“两个转变”。二是集中转移就业,实现增收致富。开展多层次、全方位的宣传,增强和激发广大农牧民主动、自愿外出就业的热情。对有就业意愿人员认真做好建库和储备工作,发挥劳务输出工作站的作用,做好整建制有组织转移至北疆、东疆甚至内地务工就业,提高转移就业能力,实现增收致富的效益最大化。三是加强服务保障,实现管理到位。加强与内地省市的劳务对接,积极联系用工单位及企业,了解协商用工需求。切实发挥内地等省市劳务输出站的作用,做好就业务工人员的管理。

  扶贫必须扶“智”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把贫困地区孩子培养出来,这才是根本的扶贫之策。”摆脱贫困需要智慧,而教育是获取智慧的关键手段,也是扶贫的根本之策。
  云南省祥云县委副书记李绍唐认为,贫困户中,除极少数是因病致贫和自然条件差造成贫困外,绝大多数是贫困户视野不开阔,没有一技之长,干事创业“怕”字当头造成的。
  怎样帮助他们脱贫?李绍唐认为,要带贫困户出去学习别人是如何脱贫的,开阔视野,相互学习和借鉴,从而摆脱贫困。同时,要格外关注贫困户家庭子女的教育问题,防止因为贫困而辍学,这样才能不断增强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本领,实现稳定脱贫、不返贫,斩断贫困的代际传递。
  为有效避免贫困家庭因教致贫、因教返贫的发生,西藏当雄县大力实施以教脱贫。当雄县委常务副书记王猛介绍,当雄县每年从本级财政中拿出固定资金资助当雄籍大学生,发放全额学费、往返路费、生活补助,义务教育“三包”政策延伸至15年,对义务教育阶段贫困学生建立教师结对帮扶措施。同时,当雄县加强对群众的脱贫教育引导,特别是加强对建档立卡户和特殊婚姻家庭的教育引导,使其转变观念,增强主动脱贫意识。同时,结合市场岗位需求,重点组织驾驶、电工等技能培训,转移就业带动脱贫。
  扶贫先扶智,治贫必治愚。内蒙古喀喇沁旗党校常务副校长王瑞峰认为,教育扶贫能让贫困地区的孩子掌握知识、改变命运、造福家庭,要想拔掉“穷根”,就要下活教育扶贫这盘棋。目前,该旗针对贫困家庭在校生的上级资助政策全部落实到位,旗本级扶持政策完成测算,对旗本级财政补助金1000元/每生每年实施精准发放,同时与北京西城区进行了贫困学生对口帮扶对接工作。

  确保异地移民搬得出稳得住

  异地搬迁在我国扶贫开发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异地搬迁极大地改善了贫困人口的生存生活条件。如何使农村迁入地贫困人口融入当地社会,真正通过异地搬迁实现脱贫?这考验着各级政府的智慧和能力。
  贵州长顺县探索了易地移民“五个三”机制,解决移民搬不出、稳不住问题。通过深入搬迁项目和搬迁农户,紧盯“对象、地点、标准、管理、项目”五个关键环节,推广“盘活耕地、林地、宅基地三块地,夯实低保、医保、养老保险三大保障,推进就学、就业、就医三就工作,建好经营性、农耕、公共服务三个场所和建立完善集体经营运行、社区服务管理、群众动员组织三个机制”的“五个三”经验,解决好“怎么搬”“搬出来怎么办”的问题。出台《长顺县易地扶贫搬迁户后续生计保障实施方案》等,细化落实系列政策配套措施,重点以进园区、进城镇就业,开发公益性岗位就业的“两进一补”为载体,让移民就业脱贫,确保移民“搬得出、留得住、有保障、能致富”。
  西藏当雄县积极实施以迁脱贫计划,根据搬迁意愿、劳动技能、就业渠道等不同因素,采取本地搬迁和异地搬迁方式,对搬迁到拉萨的人员进行有针对性的岗位技能培训,同时,积极与当地企业沟通协调就业岗位,保证搬迁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对本地搬迁的人员,结合旅游文化和净土健康产业发展规划,充分考虑居住使用功能,把房屋选址设计与旅游景点和旅游规划有机结合,通过参与旅游、草场流转、牲畜寄养等多种方式增加搬迁群众收益。

  大力破解基础设施滞后的瓶颈制约

  基础设施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和必备条件,抓好了可以为发展积蓄能量、增添后劲,而建设滞后则可能成为制约发展的瓶颈。贫困地区自然条件大多比较差,社会发展程度也比较低,基础设施建设也因此难以开展,呈现出滞后的状态。反过来,基础设施的滞后又导致贫困地区的贫困面貌得不到根本改变,贫富差距扩大,形成恶性循环。云南省祥云县委副书记李绍唐认为,要改变贫困地区的贫困面貌,必须下大气力破解基础设施滞后的瓶颈制约。
  祥云县把项目、资金向贫困地区倾斜,重点抓好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特别是抓好水利、交通、社会事业等方面的项目建设,力争为脱贫攻坚打下基础。他们还积极大力整合项目资金,切实解决贫困户的住房问题。对全县有安全稳固住房需求的4849户建档立卡贫困户,通过易地扶贫搬迁解决239户,通过农村危房改造、美丽宜居乡村建设、城乡人居环境提升等项目解决4610户。
  甘肃会宁县补短板、夯基础,完善提升基础设施。抢抓国家倾斜支持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机遇,坚持脱贫攻坚基础设施先行先建,围绕制约贫困村、贫困户发展的瓶颈问题,按照“整村推进、适度超前”的思路和“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精准安排项目资金,聚焦欠账短板发力,不断夯实脱贫攻坚基础。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