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前位置: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 第20170606期

引领网络问政推动微柔变革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作者:雷 强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字数:3649

     

  在我国互联网发展的过程中,尤其是习近平总书记发出领导干部“学网、懂网、用网,积极谋划、推动、引导互联网发展”的号召以来,全国领导干部与网络媒体人士树立互联网思维,创新网上群众路线,积极引领网络问政良性发展,推动微柔变革,形成了建立现代治理体系和提升治理能力的新方法新经验。
  一、提供以“微众”为导向的微服务
  借助于信息网络技术,领导者和网民突破时空的“间隔”,实现跨地域全时段的互动,不仅降低了互动成本,而且提高了互动效率。掌握了微博、微信、微视频和客户端技术的人民群众转型升级为网民微众。网民微众更具主动性,善于通过网络行使“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2003年,安徽芜湖“市民心声”网开设咨询投诉、在线访谈、市民论坛等板块。2006年,人民网开办《地方领导留言板》栏目,为全国省、市、县党政一把手开通留言版面,供网友与领导干部进行沟通。同年,奥一网提出网络问政概念,认为“智慧与真知蕴于民间,通过网络技术平台,草根原生态的舆论和智慧可以被集纳和传播”,在广东省及全国两会期间,以“有话问……”系列策划为雏形,奥一网推出“有话问总理”“有话问市长”“有话问区长”等栏目。
  一般来说,网络问政具有四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网络问事或者网络问计。一方面,是网民微众询问领导干部,或者是政策咨询,或者是民生需求,或者是投诉维权。另一方面,领导干部询问网民微众,问计问策,问寒问暖,知冷知热。第二个环节是办理。按照网民留言办理流程,各地各部门对网民留言按照立即回复、按程序办理、及时派员处理、办结情况告知等“四步曲”进行,建立限时办结制度。第三环节是评价。党委政府不仅要对办理效率和效果进行评价,网民微众也要对办理效果进行评估。要把群众评议与干部绩效考核和选拔任用挂钩,对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的单位和个人进行效能问责。其中最为关键的是,建立网民留言办理的公开排名机制。第四个环节,围绕网络问政中发现的问题进行整改。根据网络问政中发现的各种问题,改善治理机制,建立现代化网络化治理体系。
  网络问政,要提供以“微众”为导向的个性化服务,让原来很麻烦的事情变得方便,让原来无法解决的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从而改善网民微众的体验。党委政府要积极为网民微众提供个性化服务,让网民微众过上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幸福生活。例如,从2016年4月到2017年4月,全国各地通过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回应了22万余项网民诉求,较同期增长40.5%。这些网民留言多数涉及的是老百姓身边的民生问题,例如道路不通、广场舞扰民等小事。一般来说,微众以独立的个人出现,显得微不足道,很容易被忽略和遗忘。但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认真对待每个网民微众的每一次留言,郑重地交给地方领导办理,地方领导认真办理和回复。“莫以恶小而为之,莫以善小而不为”,这22万项诉求得到回复,温暖了22万个家庭,缓和了基层群众的焦虑和痛苦。《网民留言板》多年的实践证明,建立网民留言办理机制,解决网民微众的痛点问题,可以保地方平安,促地方和谐,推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领导干部就会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戴。当然,如果长期忽视网民留言,领导干部就会疏远网民群众,也会为网民微众所疏远。
二、坚持以“柔和”为特征的微创新
  我国的改革开放是平衡改革、发展和稳定三者关系的“渐进式改革”,显示了统筹兼顾、循序渐进的领导智慧。在网络问政发展过程中,地方政府坚持渐进式变革,在通过网络问政办理一件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的过程中教育领导干部和网民群众,柔和地推进政策创新和制度完善。例如,在坚持运行五年之后的2008年,芜湖“市民心声”建立红黄牌督办制度,确定分管领导,指定专人每天登录“市民心声”网站,接到咨询投诉帖子后3~5天内在线回复;如果超过5天未回复,就给“黄牌警示”;如果超过15天未回复,就给“红牌督办”;超过30天仍未回复,市政务公开办公室印发“催办通知单”。2009年,“市民心声”开设满意回复排行榜、不满意回复排行榜,进一步加大督促和监督作用。可以发现,“市民心声”是“在创新中演进的”,在反馈中完善,在微创新中推动变革和发展。
  作为新生事物,网络问政经历了从探索到成熟、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这种微创新,从微小处入手,迅速取得成效,并且不断推进,将造成非线性变革的风暴,积小胜为大胜。从2006年到现在,全国共有上海、广东、浙江、西藏等25个省市区以“红头文件”形式,建立起回复办理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留言的固定工作机制。累计已有59位省委书记和省长、500多位地市级一把手、1400多位县级领导对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网友留言做出公开回复,覆盖全国内地31个省区市。应该说,地方领导留言板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著名栏目到全国性的公益治理平台,发挥了巨大作用。
  作为“柔和”的微创新,网民群众和新闻媒体推动的需求侧创新推动了党委政府的供给侧创新。作为网络问政的发源地,广东省已经在全省政府网站系统开设了包括政务公开、法人事项、个人事项、政民互动和效能监察在内的政府网上办事大厅,分设省直窗口和地市窗口,分别提供个性化服务,其中政民互动开设了“我对省长说句话”。实际上,各级各地政府都在积极推动政府网络的转型升级,建立开放型服务型的新型智慧政府网站。
  这种微创新,无论是通过体制内路径,还是体制外路径,并不是颠覆式创新,而是在网络协商基础上形成共识之后的微小的相对平静的改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微柔变革”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柔和的变革,是增量改革,是中国式改革智慧。这种微柔变革所创立的制度,将会越来越有生命力,而且具有可复制性和传播力。来自全国各地众多的微柔变革叠加起来,就会激发“飞轮效应”,为全面深化改革积累动能。
三、坚持以“善治”为目的的微变革
  网络问政是坚持以善治为目的的微变革,是党和政府、媒体、工商企业、非政府组织以及网民微众的协同治理。1992年,联合国亚太经济与社会委员会总结“善治”的八个特征,即参与的治理、依法行政的治理、透明化的治理、回应性的治理、共识取向的治理、公平与公开的治理、效能与效率的治理和负责尽职的治理。2012年9月23日,在第三届中国网络问政研讨会上,先后获得网络问政类“中国新闻奖”的6家全国优秀网站—人民网、大河网、红网、胶东在线、奥一网、中国宁波网和两个地市网站—今日惠州网、金山网,共同发布了推动网络问政发展的“6+2惠州共识”,进一步明确了网络问政的善治目的。从近年来的实践来看,网络问政已经成为推动我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变革方式。
  首先,主要领导干部积极引领网络问政转型升级。在网络问政发展初期,  领导干部因为“学网、懂网、用 网 ”而 成 为“网红”,在网络问政发展成熟期,这些“网红 ”成 为“ 谋划、推动和引领互联网发展”的重要领导干部。例如,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担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长时,因坚持使用微博而闻名。罗强在担任广元市委书记、绵阳市委书记时,“网络理政”是其施政的鲜明特点。他担任成都市市长后,在成都市复制和推广了行之有效的网络理政模式,努力推动网络理政平台步入制度化管理、常态化运行的轨道。
  其次,党委政府要建构网络问政生态圈。例如,2004年5月,辽宁省纪委、监察厅、政府纠风办、政务公开办等主办了辽宁民心网,形成外网受理、内网办理、外网公开反馈模式,用软件连接了辽宁省省市县三级1800多个办理单位,建成了电子化分转、信息化传输、软件化分析、数据化监控的办理群众诉求的协同平台,把网络问政和电子政务结合起来,为网民微众提供有效服务。信息网络技术促进政府开放,有效引导信息流动,不仅可以有效解决网民微众提出的问题,而且可以加强对党政官员的监督、约束与激励作用。
  再次,网民微众要为网络治理贡献智慧和力量。网络问政的高级形式是宏观问政,高级目标是智慧问政。网络问政是党政领导凝聚网民智慧的新方式。在2012年两会期间,来自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的网友留言走进人民大会堂,在人民网设立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与各界代表、委员见面。从2016年12月20日起至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政府网联合多家网络媒体,诚邀网民参与2017年“我向总理说句话”建言征集活动。截至3月3日,共收到31.64万条留言,其中1500多条优秀建言被送交起草组。此外,还有近200万网民通过其他新媒体、微博、论坛等建言献策。对于广大网民来说,网络问政就是“让人民当家做主”。
  最后,新闻媒体要发挥协同治理的平台作用。在全媒体格局下,新旧媒体虚实结合,相互借力,共同造势,发挥媒体的监督作用,与多元领导主体共同解决各种社会问题。从更加广阔的视角来看,媒体人尤其是新媒体工作者不仅直接参与公共事务的治理,而且为网民参与公共事务的治理提供网络平台。例如,新浪微博始终注意推动政务微博发展,倾听网民微众的心声,推动网民微众政治参与,提供个性化服务,充分发挥政府微博在网络问政中的积极作用。
  (作者: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学教研部副教授、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