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前位置: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 第20170606期

建立新时期海上丝绸之路法律制度和发展规划的思考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作者:李人达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字数:2087

     

  中国倡导共建的新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反映了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的责任精神,这与中国提倡的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理念是一脉相承的。新时期海上丝绸之路体现了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海洋文化,但也存在一些困难和障碍。可倡议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建立丝路发展协调会,协调完善各个当事国之间涉及环境保护、海上安全、交通秩序等多方面的法律法规。同时,建立海上污染损害赔偿基金,促进海洋环境科学研究和开发方面的合作等。
探讨建立相关法律制度
  在新时期共建海上丝绸之路的进程中,必须全面推进制度化建设尤其是法律制度的建设。国际规则主要分为两种类型,分别是条约法规则与习惯法规则。操作性强的制度的必备要素是规则,表现为禁止或允许某些行为的具体规定。新海上丝绸之路将推动相关国家在体系内共同发展,实现中国提倡的“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愿景。因此,我们要积极传播海洋资源共享的理念,这必然就会涉及海上不法活动的共同治理、海上通道安全的共同维护以及海洋环境污染的共同防治。
  在共同治理的国家实践中,中国应积极探讨建立解决南海争端进程中的法律制度,和东盟国家一起致力于进一步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积极构建《南海行为准则》。目前国内有学者对于制定“行为准则”抱有疑虑。但摆在中国面前有三种可能:一是美国与东盟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后,中国加入;二是美国与东盟达成的“准则”,中国始终不加入;三是中国积极推动达成“准则”,充分考虑各方利益,各国签字。如果中国秉持前两种观点,势必缺乏话语权,而缺乏中国参与的“准则”也给中国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因而从国家利益考虑,中国从一开始就要积极推动“准则”的建立,以维护合法权益。在准则谈判的过程中应尽最大努力排除域外势力的干扰,避免争端的复杂化,坚持循序渐进、合理预期的原则。
  我们可推动《准则》将解决南海问题的“双轨思路”升级为制度,即“有关争议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友好协商谈判寻求和平解决,而南海的和平与稳定则由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对海洋争端中的相关问题从法律角度作出规定:尽快解决中国海洋立法本身存在的一些问题,如国家宪法中无海洋的表述、缺少规定海洋问题的国家基本法;设施互通涉及增设海上航行线路的问题;关注马六甲海峡和苏伊士运河的航运安全。
加快制定海洋发展功能规划
  为进一步保障我国在南海的主权、主权权利与管辖权,体现开发与保护并举的基本原则,我国应及时重点编制《南海管辖海域资源开发和服务基地建设方案》《南海管辖海域海上旅游开发方案》以及《南海无居民岛屿开发利用方案》等,加强投入力度,加强生态恢复。
  加快海洋资源开发。国家划出专门海域对油气资源进行勘探和开发,可考虑与相关国家合作开发,推动“共同开发”的落实;也可以考虑在不具争议的海上区域自主进行开发。在旅游资源开发方面,可以以西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中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作为单位申报国家级海洋公园,目的在于强调其海洋生态景观和历史文化遗迹的独特性、对生态资源的保护性。
  完善海洋经济的发展体系。将发展海洋经济的重点措施、步骤、安排加以制度化、法律化。我国应将发展海洋经济的原则、重点产业、规划等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将对油气、矿物和其他海洋资源的调查、测量、勘探与开发,船舶和其他海上运输工具的建造和维修,海上旅游和岛屿经济,渔业资源的养殖、开发和加工,海洋科学与技术的研究、发展和应用,海上运输以及海洋人力资源的培养、建设与优化作为优先发展的海洋经济产业。
  做好海洋执法部门任务分工。环保部门和海洋职能部门依法负责海洋环境污染防治方面的工作,《海洋环境保护法》第5条规定,“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对全国海洋环境保护工作实施指导、协调和监督,并负责全国防治陆源污染物和海岸工程建设项目对海洋污染损害的环境保护工作。国家海洋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海洋环境的监督管理,负责全国防治海洋工程建设项目和海洋倾倒废弃物对海洋污染损害的环境保护工作”。把环境保护和海洋渔业、海洋污染治理对象分开具有重要意义。海洋法的精神是“陆地统治海洋”,中国在南海有陆权,通过陆权获得海权。按照这个思路,海洋立法可进行微调,将原由海洋主管部门承担的部分职能如珊瑚礁环境保护的监督管理转移给环保部门。如,将关于珊瑚礁的保护规定明确为海洋主管部门挑大梁,环保部门只负责珊瑚礁自然保护区排污口规范设置的管理,珊瑚礁保护管理工作应向环保部门转移。
  创新管理体制,建立现代化海洋治理体系。一是积极创新管理体制,针对海洋污染治理、保护濒危海洋动植物、海上走私等行为,落实司法管辖,尤其针对外国渔船的侵渔行为、非法科学研究、破坏海洋环境等行为进行司法管辖。二是完善海洋生态体制,强化海洋生态保护与建设,维护海洋生态安全。在保护的基础上应体现出为海域使用、海洋工程和油气勘探引发的海洋环境污染的防治管理功能。三是完善海上交通安全体制。和海事部门接洽,在南沙海域航线设置,观测台、灯塔等设施的建立,船舶污染治理等方面提供支持。
  (作者:海南省委党校讲师、海南大学海洋法学博士生)
  (责任编辑 刘维杰)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新评论: